2016
許為傑
巨思文化數位時代 創業小聚社群編輯

許為傑

只有在充滿人與刺激的環境,你才能知道自己想要長成什麼模樣,時代基金會正是一個如此的地方。

能與時代基金會相遇,最該感謝的應該是祖克伯吧(笑)。

2015 年末,在系上活動與課業交雜之下,其實沒有很認真找校外實習機會,但在實習截止申請前一天,Facebook 推播給我時代基金會實習生徵才資訊,心裡想著不知道這個基金會在搞什麼鬼,不然投看看了解他們在做什麼好了,經過筆試、面試之後,2016 年 1 月 25 日收到錄取通知,與時代基金會的故事正式展開。

nei_wen_tu_.png

我不是一個很聽話的人,喜歡衝撞、總是帶著天馬行空的想法,即便知道是錯的、繞彎路不但更遠、更會受傷,桀驁不馴如我還是喜歡蠻幹,也因為這樣常帶給別人麻煩,來到基金會之後依然如此。所以談起在基金會這一年的經歷,最感謝的就是所有同仁願意包容我的魯莽與溫柔地指引我走回「比較順」的方向。

為什麼是「比較順」而非「正確」的方向呢?因為同仁將我拉離錯誤道路時,並非強迫我走向他們認為「正確」的樣子,而是願意與我討論、溝通,最後達成「比較順」的共識。這樣的模式不僅只在我負責的 MIT 專案執行,在 Garage+ 活動支援、YEF 計分小組、實習生自籌活動中,他們都落實這樣的工作方法。也因為如此,一年的實習經驗讓我學到最多的其實是態度,要學會溝通、學會傾聽、學會接受別人給你的建議。

進到業界工作之後,其實才明白任何一家公司、一個組織願意給實習生發揮空間需要具備很大的勇氣。所以每當回想起在時代實習的時候,都讓我不禁疑問 同仁該修練多久,才能有像師父這樣的智慧,任憑實習生摧殘?而且厲害的是還能持續推著實習生成長,從軟能力的思維、舉止、人脈拓展,到硬能力的產業分析、文案/履歷撰寫、面試應對,都讓自己變得更不一樣。

在時代的一年經驗,對我來說最重要的不只是基金會及同仁,還有一群實習期間合作的夥伴、認識的各式朋友。我就讀財務金融學系,幾年的學科訓練其實早讓自己變成「管院」模樣,但加入基金會後每一次的交流與互動都不斷衝擊著自己的內心,也常在內心升起對話小劇場如:「啊,原來還可以這樣做」、「喔~原來你們這樣想」、「太猛了吧!居然這樣呈現」,當然除了推著自己成長,這群夥伴在自己每個挫折時刻的支持又是另外一段故事了。

科技進步、資源豐富的現在,說認真的,沒有技能或專業無法透過自學或主動獲得,可是唯有「人」與「連結」是不管未來如何發展,都無法被創造出來,而時代基金會提供給我及我看到其所擁有,正是這兩項稀缺資源。如果要問我,我的時代經驗是什麼?我想我會說,我的時代經驗就像一場生化改造計劃,而計劃內容就是時代基金會為我植入那特別的「時代基因」。